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至亲乱伦【下】
至亲乱伦【下】
阿勇的大鸡巴,从林伯母的小穴中抽出来,又粗又壮又长,红筋暴露,像愤怒的雄狮在吼叫。-
  -
  女儿阿芳看得倒抽一口冷气,有这样雄伟的大鸡巴,鸡怪妈妈要叫阿勇亲爹,自己无端端的变成阿勇的孙女儿了,多气人。
-  
-  她本来想跟阿勇理论,他跟她妈妈的事,因这是家丑,让别人知道了,是多么耻辱的一件事。
-  -
  可是现在,她所想的,竟然是如何来勾引阿勇,阿勇才愿意跟自己玩大鸡巴小穴穴的游戏。
-  -
  她想,阿勇,阿勇,你真害人不浅。
-  -
  阿勇说∶「我要回家了。」-
  
-  林伯母哀求着说∶「不要,不要离开我嘛!我给你舔嘛,一定舔出来了。」-
  
-  其实阿勇从头到尾只是在逗逗林伯母,想不到林伯母会这样急切的需要自己,他这时才想通了,原来许多女人通奸害夫,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发生的。
-  
-  大鸡巴有这样的魔力,连阿勇做梦都想不到的。-
  -
  「不要。」阿勇说。-
  
-  「你要怎样?随你嘛!我叫你亲爹,你不要;命给你,你也不要,那你要什么嘛!」-
  
-  「好了,好了,你躺好。」-
  -
  林伯母紧抱着他不放说∶「你不要离开我嘛!」-
  -
  阿勇说∶「不会离开你了,放心。」-
  
-  「不会骗亲妹妹吗?」
-  -
  「不骗你了,躺好,你再不躺好,我可要生气了。」-
  
-  「好嘛?不要生气,我躺好嘛!」
-  -
  林伯母躺下来,变成的「大」字,那两个摇摆的乳房,与雪白的小肚上,乌黑绒毛似的阴户,窕窈的曲线,真的令人垂涎欲滴。
-  -
  她的手,还紧紧拉着阿勇的手,深怕他离去。-
  
-  其实阿勇也非常喜爱这女人,他又伏压在林伯母身上,大阳具对准小穴,一口气连连抽送了四十多下,若非阿勇这伙子,又有谁能有此能耐呢?-
  -
  眼见林伯母在阿勇一连串猛攻之下,两片阴唇随着鸡巴的抽送一张一合,恰似鲤鱼的小嘴,且口吐白沫。-
  -
  林伯母虽然是风流之妇,交战的次数不胜枚举,但是遇到阿勇这初生之犊,可谓不怕死的勇夫。因此她处於挨打的局面,仅能摇摆纤腰,双腿不停伸缩,来个像徵性的还击。
-  
-  而嘴嗫嗫的动着,就像垂死之人在交代遗言似的,其声如蚊蝇般∶-
  
-  「亲哥哥┅┅我┅┅我不行了┅┅你┅你的鸡巴┅┅这么利害┅┅小穴会┅┅被你插穿┅┅求求你┅┅我┅┅我受不了┅┅喔┅┅」-
  
-  声音一落,她整个人昏了过去。
-  -
  阿勇欲火正当头,他怎肯罢休,还是每每重击,千下着肉,其速如流星赶月。-
  
-  奈何,他缺乏经验,一听到她说小穴会被他插穿,而又见林伯母昏厥,便信以为真。
-  -
  这可让阿勇吓了一大跳,乱了方寸,心里一紧张,整个人如泄了气的皮球,大鸡巴也就毫不听使唤地一厥厥抖着,腰骨一酸,阳精就如机关枪射击似地「吱┅┅吱┅┅」的射向花心。
-  -
  林伯母花心受到阳精冲击,迷糊中双腿微蹬,仍不醒人事。
-  -
  阿勇泄了精,火气也消了,不争气的双眼也睁不开了,糊里糊涂地压着林伯母就睡着了。-
  -
  阿芳一见好戏落幕,她胯下的三角裤也让淫水湿透了,於是她就悄悄地换下内裤又走了出去,心想妈妈和阿勇也太大意了,连门都不上锁就睡着了,阿明回来该怎么辨?-
  -
  两人一觉醒来,阿勇看看手表,还好,才只有四点钟,妈妈是规定五点钟以前要回到家的。-
  
-  林伯母也醒来了。
-  
-  她醒来的第一个反应就是紧抱着阿勇不放,阿勇的大鸡巴,还在她小穴穴中,虽然软了,缩小了,但也有将近四寸长,这已经够她满足和充实了。
-  -
  假如阿勇,能常常跟她在一起,该有多好。
-  -
  林伯母说∶「阿勇,你什么时候,能不能跟伯母睡一整个晚上到天亮呢?」-
  
-  阿勇说∶「不能。」
-  -
  「嗯!你骗你妈妈说,在同学家研究功课,要过天早晨七点回家嘛!」
-  
-  「不可以了。林伯母你想想,你家里有这么多人,迟早会被发现的,那就太丢脸了。」
-  -
  「我们在外面租一家公寓,好吗!」-
  
-  「不可以,我爸爸和妈妈,管教很严,我不敢这样做,也不会这样做的。」
-  
-  「那怎么办嘛?」
-  -
  「什么怎么辨?」
-  -
  「不能常常在一起,不能玩得痛痛快快。」
-  
-  「刚才你不是很痛快吗?」-
  
-  「可是不能常常嘛!」
-  -
  「林伯母,我尽量找时间陪你玩,也不能常常陪你玩,我要读书写作业,况且我正在发育中,你也为我着想不能太自私,只顾自己。」-
  -
  「嗯!┅┅嗯!┅┅」-
  
-  「林伯母,你真不乖。」
-  
-  「好嘛!我乖嘛!我听你的话。下次你什么时候跟亲妹妹玩呢?」-
  
-  「星期三下午。」
-  -
  「一言为定。」
-  -
  「好的,林伯母,我告诉你,我们在玩大鸡巴小穴穴,玩得很痛快的时候,你可以叫我亲哥哥,我叫你亲妹妹,可是现在又叫亲哥哥,亲妹妹,听起来很尴尬,现在叫阿勇就可以。」-
  
-  「嗯!我要叫你亲哥哥嘛!」
-  -
  「好了,随你叫了,现在我要回去。」-
  
-  「嗯!┅┅现在才四点嘛!你说你妈要你五点回家,亲哥哥,你四点五十分再走嘛!」-
  -
  「也好。」-
  
-  当然也好,阿勇还真舍不得这淫荡娇媚的林伯母呢!男人都一样,都怕奉承。-
  
-  虽然被林伯母左一句亲哥哥,右一句亲哥哥,叫得全身都起鸡母皮,但听起还是很好受的很舒服。
-  
-  阿勇虽是小小年纪,但他也有他的感慨∶同样是一个女人,幸与不幸的差别极大,就如林伯母,她虽然已经四十岁,也许因为生活富裕,营养良好,看起来还像卅二、三岁的女人那么年轻,又因皮肤保养良好,白馥馥的,细嫩嫩的引人遐思。
-  -
  同样是四十岁的女人,有的看起来已衰老得多了,使人连看都不想着她一眼。-
  
-  林伯母委实是很迷人的女人。-
  -
  她用香唇吻着阿勇,阿勇也配合着,他算是练习生,林伯母又是很会接吻的高手,正是名师出高徒,不久,阿勇已很会接吻了。-
  
-  不吻还好,吻了之后,阿勇的大鸡巴又硬又翘起来了,把个林伯母的小穴穴,塞得满满的连一点儿空隙都没有,他感到暖暖紧紧的,很好受。
-  
-  「嗯┅┅亲哥哥┅┅我要┅┅哼┅┅啊!┅┅我要嘛┅┅」-
  
-  她的嗲劲,又使阿勇受不了了。-
  
-  阿勇听人家说,男人不可常常丢精,常常丢精对自己的身体不好,他是在孤儿院长大的,养成了会保护自己的性格。-
  
-  阿勇逗林伯母说∶「要什么?」-
  -
  林伯母说∶「要亲哥哥奸死亲妹妹嘛!」
-  
-  她的秀眼已经含媚带淫,把阿勇的心魄都荡了出来。-
  
-  他说∶「好,我们再玩。」
-  
-  他把大鸡巴抽出来,再猛插进去。-
  
-  「啊!┅┅」
-  -
  林伯母被这一插,已插得全身骨骼都松散了,她扭着臀部,小腿颤抖着,由阴户传达全身的舒阳,一阵阵不停的,使她快活死了。
-  
-  阿勇愈来愈是学会了性的技巧,他连插了十几下,就把大鸡巴尽根而入,然后用阴阜压着林伯母的阴阜,磨转了一阵子。
-  
-  「哎唷┅┅亲哥哥┅┅你真┅┅哼┅┅真厉害┅┅磨得亲妹妹的心肝┅┅喔喔喔┅┅心肝都被你┅┅被你磨碎了┅┅好舒服┅┅」
-  -
  阿勇很高与发现了新大陆,他磨了一阵,又开始狠抽猛插趄来了。-
  -
  林伯母是款摆柳腰,乱抖双乳,这种快感,使她的周身猛颤,粉臀再往上挺,用两只玉足架在床上,几乎成为一弯弓。-
  -
  「┅┅哼┅┅好亲哥哥┅┅你插吧┅┅哎呀┅┅插死了才好┅┅哎唷┅┅太重了┅┅大鸡巴要插死我了┅┅亲妹妹┅┅就让你插死吧┅┅」-
  
-  阿勇见林伯母弓起阴阜,又压了下来,用磨转的,又磨又转。
-  -
  转得林伯母的魂儿都出了窍,她被体内的欲火,燃烧得快要毁灭了,只是梦呓般的呻吟不已。-
  
-  「┅┅亲哥哥┅┅妹妹要被你磨死了┅┅哎唷┅┅亲哥哥┅┅亲哥哥┅┅」
-  -
  阿勇则在研究,要怎样磨,才能使女人感到舒服,当然要不轻不重,这时候,他突然想起养母的阴核来,磨那小粒肉球,也许很快乐。
-  -
  他就用阴阜轻压,果然感觉到了那一小粒肉球,他就不轻不重的摩磨着林伯母的阴核。-
  
-  她全身抽搐,颤抖,娇声也发抖的娇哼∶-
  
-  「┅┅呀┅┅呀┅┅呀┅┅好舒服┅┅好舒服┅┅要死了┅┅要死了┅┅呀呀┅┅呀┅┅我要去了┅┅哎唷┅┅丢了┅┅」-
  -
  她真的全身娇慵无力的垂落在床上,香汗淋淋,娇喘吁吁,还是颤抖不已。-
  
-  她用满足含感激的眼光,注视着阿勇。
-  
-  阿勇用唇轻吻着她,说∶「林伯母,舒服吗?」-
  -
  林伯母颤声说∶「亲哥哥,舒服死了。」
-  
-  阿勇也温柔地紧抱着林伯母,他要享受女人肉体的温暖,现在他又有了新的发现∶女人的阴核,相当重要,-
  -
  他一看手表,四点四十分了,赶忙坐了起来。
-  -
  林伯母真缠人,她惊叫着∶「亲哥哥┅┅不要┅┅不要离开亲妹妹嘛!」
-  -
  紧搂着阿勇不放,更是扭动着娇躯,把双乳拼命的在阿勇身上磨擦,一付撒娇的媚态,使阿勇的心都荡漾起来,他说∶「四点四十分,不早了。」-
  
-  「还有十分钟嘛!」-
  
-  「我还要洗一洗,还要穿衣服。」
-  -
  「嗯!你不爱我嘛!」
-  
-  阿勇被缠得无奈,只好再把她拥入怀中,雨点似的吻着林伯母的娇脸,说道∶「林伯母,我爱你,爱死了你,你不要多心。」-
  -
  「嗯!你不要不耐烦嘛!」
-  -
  「好,听你的。」-
  
-  「嗯!不要离开我嘛!」
-  -
  他揉揉她的乳房,说∶「不要闹了,我真的非走不可了,被妈妈骂可不是好玩的。」-
  -
  「嗯!好嘛!」-
  -
  阿勇走进2去洗澡,洗好再出来,林伯母又抱住他,热情绵绵,他吻了她,摸了她,才走出公寓。-
  -
  坐电梯而下时,碰见了阿芳。
-  
-  他有点儿心虚,阿芳说∶「你要回家了?」-
  -
  阿勇说∶「是的。」-
  -
  「我有重要的事,要跟你谈谈。」-
  
-  「重要的事?什么事?」
-  -
  「你迟一点回家,可以吗?」
-  -
  「不可以,妈妈规定我五点钟要回家的。」-
  
-  「哦!你那么乖吗?那么守时吗?」
-  
-  「对呀!小孩子要听话,才乖呀!」-
  -
  「那你什么时候有时间?」-
  
-  「那么重要吗?」
-  -
  「很重要,是关於亲哥哥和亲妹妹的事。」-
  
-  「什┅┅么!」阿勇惊骇得脸变了色,糟了,事机不密,可能被阿芳知道了。
-  
-  「什么你不知道?你怎可以做我妈妈的亲哥哥,那你不就成了我的舅舅。」
-  
-  「没有这回事。」-
  -
  「怎会没有这回事,我刚刚回家才看到、听到的,我妈还要叫你亲爹呢?」-
  -
  「呀!」
-  -
  「你放心,我不会告诉别人。」
-  -
  「这,这┅┅」阿勇真的也急起来了,他现在是束手无策,不知该怎么办。
-  -
  阿旁的粉脸也红起来了,她又回想刚才看到的,芳心又噗噗的跳起来,恨不得拉着阿勇立即去玩,她看阿勇急成那样子,於心不忍的说∶
-  
-  「你也不必怕,这种事也不可以告诉我妈妈,她也很可怜,知道被我撞见了,可能会老羞成怒,母女都不好。」-
  -
  阿勇急得拉着阿芳的玉手,说∶「芳姐,有什么事,你坦白说好了。」
-  
-  阿芳手儿被拉,周身如触电似的麻了起来,又舍不得甩开阿勇的手,说∶「必须好好谈谈。-
  
-  「谈什么?」
-  
-  「谈以后该怎么辨。你放心,我知道你是被引诱的,但┅┅但┅┅」-
  -
  「但总要谈谈呀!是吗?」-
  
-  「是的,阿勇,非谈不可。」-
  -
  阿勇最会观人脸色了。也许是在孤儿院长大,看人脸色的喜怒惯了,他看了阿芳的脸飞红又害羞,再看看她的胸膛急促的起伏着。
-  
-  他想∶莫非芳姐也动了情?她大概看见自己跟她的母亲翻云覆雨,看出味道来了,这很好呀!若有芳姐的小穴插插,不是更好吗!-
  -
  他故意去碰芳姐的手臂说∶「好,什么时候?」-
  
-  芳姐娇躯微微一颤,说∶「明天早上,你有时间吗?」-
  
-  阿勇心想,这就对了,果然芳姐也动了情,既然她也动了情。就由她主动,自已被动好了,以后要下台也有藉囗。
-  
-  阿勇说∶「明早九点好了。」
-  
-  阿芳说∶「一言为定。」
-  -
  阿勇说∶「一言为定,我得跑回家,不然来不及,会挨妈妈骂的。」-
  -
  「我载你回家,好吗?」-
  
-  「好,谢谢你。」
-  
-  阿芳发动了伟士牌机车的引擎,阿勇一坐上后座,也老实不客气的伸手,抱住了芳姐腰部,双手放在芳姐的小肚上。-
  -
  机车在马路上奔驰着。
-  -
  他的手再故意放下去,就可碰到芳姐的阴户了,反而一想,不可以,骑机车分了神,是非常危险的。
-  -
  再说明天芳姐,不知要带自己到那里去,反正她动了情,一切好办了,迟早自己的大鸡巴,可以插在她的小穴穴中的。正和林伯母一样,当时他看她的乳房是多么兴奋,现在则是不但随你看、随你摸,而且还恨不得你看她、摸她呢?正是急也不急在一时。
-  
-  二分钟就到了公寓。
-  
-  他的手虽是按在芳姐的小肚上,但听芳姐那噗噗跳个不停的心儿,他知道也深信可玩芳姐的小穴穴了。
-  
-  下车后,芳姐说∶「明早九点。」
-  -
  阿勇说∶「一定。」-
  
-  芳姐说∶「不见不散,我就在现在这个地方等你。」
-  
-  「好,再见。」-
  -
  「再见!」
-  -
  芳姐骑着机车走了,阿勇跑进电梯,到了他家门囗,正好五点正。-
  -
  他放心的拿出锁匙,开了门,走进去,妈妈正坐左客厅里,说∶「回来了,去换衣服。-
  
-  阿勇应道∶「好。」
-  -
  妈妈又说∶「换好了衣服,来陪妈妈。」
-  
-  「好。」阿勇说着,就到卧室掉了衣服,像平常一样的,裸着上身,只穿一条运动短裤,走到客厅。-
  -
  妈妈见了说∶「阿勇乖,来,坐到妈妈身旁,妈妈有话问你。」
-  
-  阿勇就挨在妈妈身旁坐着,他不敢贴近妈妈,怕她生气。-
  -
  妈妈说∶「载你回家的女孩是谁?」-
  -
  「是芳姐。」阿勇应着,心想,妈妈一定胡思乱想,想错了,这定是个误会。-
  -
  「芳姐是谁?」-
  -
  「是阿明的姐姐,我要回家,正好芳姐有事又顺路,就载我回家了。」
-  -
  「她很漂亮,是吗?」-
  -
  「不知道。」
-  -
  「噢,你连漂亮和不漂亮,都不知道吗?」
-  -
  「妈妈,你错了,除了妈妈最漂亮外,天下的女孩子都不漂亮。」
-  
-  听得他妈妈的芳心大震。-
  -
  其实她和阿勇,这对养母养子之间,心理上都有数,自从阿勇用舌头,舐得她舒服得丢了精之后,她自己也知道阿勇的心里怎样想。-
  -
  简单说,两人心理都有数,也都摸透了对方的心理是怎样想的,只是不知该在何种方式下,来打破这莫名其妙的隔阂。-
  -
  她不是淫荡的女人,更不知该如何引诱男人,她也知道阿勇怕她,她更怕跟阿勇发生关系的后果会怎样。-
  
-  她知道无须为丈夫守节,丈夫发了大财,就在外面花天酒地,沾花惹草,甚至金屋藏娇,这已经不是十八世纪,女人贞烈碑的年代,丈夫这样冷落她,等於叫她守活寡,那太残忍了。-
  -
  所以她不必为丈夫守节,接受这个残忍的事实。她希望阿勇大胆一点,可惜阿勇就是大不起胆来。
-  -
  她娇笑说∶「噢!妈妈真的这么美丽吗?」-
  -
  阿勇由衷的说∶「妈妈最美最美了,我从未看过比妈妈更美的女人。」
-  
-  「比你的芳姐如何呢?」-
  
-  「美丽得太多了,芳姐怎能比得上妈妈。」-
  -
  「可惜妈妈三十四岁。太老了。」-
  
-  「不!不!妈妈看起来才二十五、六岁的样子,一点儿也不老。」
-  -
  「噢!妈妈是怎样的美?」
-  -
  阿勇摇摇头说∶「我也不会形容,反正妈妈真的很美很美就是了。」-
  
-  「你的嘴很甜。」-
  
-  「妈妈要不要┅┅」阿勇本来想问妈妈要不要试一试,但还没说完,就发觉不该对妈妈这样轻薄。-
  
-  「噢!怎么不说下去?」-
  -
  「没有了。」-
  
-  阿勇也知道妈妈有鼓励他说下去的意思,他也不是不敢说,只是觉得他不可以这样说。
-  
-  妈妈嫣然一笑,说∶「你真是人小鬼大。」-
  -
  阿勇赶忙说∶「妈妈,我很乖,也很听妈妈的话。」
-  
-  「乖是很乖,只怕学坏了!」-
  -
  「不会,不会,阿勇绝对不会学坏,阿勇只听妈妈的话,一定很乖的。」-
  -
  「噢!不听爸爸的话?」
-  
-  「也听爸爸的话。」
-  -
  「唉!」妈妈低叹一声,说∶「你爸爸也真是的┅┅」-
  -
  阿勇不满的说∶「爸爸真不应该┅┅」-
  -
  「不应该怎么?」
-  -
  「不应该这么忙,老让妈妈一个人孤孤单单的,假如我是爸爸的话,就不是这样了。」
-  -
  「那你会怎样?」
-  
-  我会天天陪妈妈上街散心,看电影,或是在家里看电视,陪妈妈┅┅」
-  -
  「怎么不说下去?」
-  
-  「我不敢说。」
-  -
  「你说,妈妈不会生气。」
-  
-  「陪妈妈睡觉。」他愈说声音愈小。
-  
-  听得妈妈芳心大乱,原来阿勇什么都知道,所以前天才用舌头舔自己的小穴,让自己丢精舒服,事后又做得很完满,像没那么一回事似的。
-  -
  她心想∶这小鬼什么都知道,连自己春情荡漾他都知道,真是鬼精灵,这样也好,他了解得更多,就不会误会自己是淫荡的女人,否则她怎么可能永远这样守活寡下去。
-  
-  她看看时间,也五点半了,就说∶「阿勇,你去妈妈的洗手间洗澡,晚上有喜宴,你陪妈妈去。」
-  -
  阿勇高兴的说∶「是的,妈妈。」-
  
-  他拿着毛巾和内裤,就往妈妈的卧室里去洗澡。他一走进洗澡间,妈妈也进了卧室。
-  -
  他的心噗噗地跳着,紧张起来,妈妈说∶「耳根后面,要洗乾净点。」-
  
-  「好的。」
-  
-  「你的耳根后面总洗不乾净。」
-  -
  「我会洗乾净的。」
-  -
  他边洗澡边注意偷听妈妈是不是换衣服,结果什么也没听到,他胡思乱想着,竟连下面的鸡巴也胀大起来了。他又想林伯母,那真是可爱人儿,又会嗲,又会撒娇,虽然淫荡点儿,但那样才令人念念不忘。-
  
-  洗完澡走出来,妈妈好好的坐在房间的沙发上,说∶「把衣服穿好,我们提早出去。」
-  
-  「是的,妈妈。」-
  -
  阿勇回卧室换衣服,妈妈走进洗澡间,她慢慢的把衣服脱掉,对着镜子自我欣赏起来,她想∶阿勇说自己,像个二十五、六岁的女人,真的吗?-
  
-  想到阿勇,她的小穴里又充满了淫水,他那根鸡巴太大了,要是插进自己的小穴里,该有多舒服,那真是欲仙欲死,快活极了。
-  -
  要阿勇的大鸡巴,插进自己的小穴中,并不困难,只要自己表示一下,就可成事,只是临到紧要关头,自己又提不起勇气。
-  
-  突然,停电了,卧室里一片漆黑,伸手不见五指。-
  
-  阿勇知道妈妈最怕黑暗,现在又在浴室里,一定会大惊的呼叫自己,他正好在穿上衣,把上衣也脱掉,外裤也脱掉,只馀下内裤。-
  -
  「阿勇┅┅阿勇┅┅」果然听到妈妈的惊叫声。
-  
-  他冲进妈妈的卧室,冲进洗手间,呼叫∶「妈妈,妈妈。」
-  
-  「阿勇,阿勇┅┅」-
  
-  他碰到妈妈的手,就顺势把妈妈拥入怀中。
-  
-  「阿勇,我怕┅┅」-
  -
  果然,妈妈全身裸露着,阿勇的手搂着她细细的腰,胸膛贴着她那两个如处女般、极有弹性的乳房,另一手摸着她那滑嫩嫩的丰臀,那真是他最大的享受。
-  
-  阿勇说∶「妈妈,不要怕,不要怕。」-
  -
  妈妈这一生,第一次裸露着,除了丈夫以外的男人,拥抱着,尤其他是阿勇,她的脑袋相当纷乱,只觉得她的乳房贴在阿勇胸膛上,相当舒畅,而阿勇就像一团火,把她包住,燃烧着她全身。-
  -
  她紧紧地抱着阿勇,把脸贴阿勇的脸上。-
  -
  「嗯!┅┅嗯┅┅我怕┅┅怕。」-
  -
  阿勇摸着妈妈的粉臀,说∶「我在,妈妈就不要怕,不要怕呀!」
-  -
  她颤抖起来了。-
  -
  阿勇的脸与妈妈的脸贴在一起,真的美极了,他转过头,轻轻地亲吻着她的脸颊,妈妈的脸已经火烫了,他吻着,吻着┅┅
-  
-  「嗯!┅┅不要┅┅嗯┅┅」
-  -
  她也慢慢的转过脸,她也迫切的须要热烈的接吻。-
  -
  阿勇吻着,终於,吻到了她那樱桃香唇。
-  
-  「嗯┅┅嗯┅┅」-
  
-  阿勇用双唇柔柔地吻着她的樱唇,慢慢的,她的香唇吻张开了,阿勇把舌头伸进她的小嘴里。
-  -
  「嗯┅┅」-
  -
  两人热烈的吻着,死命的吻着。-
  -
  她的体内,熊熊的欲火已经燃烧了。-
  -
  两人搂得极紧,吻得很热烈,阿勇更是用手摸着她的左右臀部,又丰满,又细嫩,又滑腻,他下面的大阳具,也磨擦着她的阴户。-
  
-  「哎┅┅哎┅┅嗯┅┅嗯┅┅」
-  -
  突然,电灯亮了起来。-
  
-  电灯亮了现出光明,而光明又会令人感到害羞,她害羞极了,光明使她清醒过来,以发抖的声音说∶「阿勇,你走吧┅┅」
-  -
  「妈!┅┅」-
  -
  「听妈的话,要乖,不要碰妈妈。」-
  -
  「妈!以后你给我碰吗?」-
  -
  「以后再说。」-
  -
  「妈!┅┅」
-  
-  「你不走,妈会生气的。」-
  -
  「妈,是的。」-
  
-  阿勇依依不舍的离开她,用双眼虎视眈耽地看着她裸露的胴体,太美,真太美了,那乌亮丛生的阴毛,那么柔丽地贴在她那隆突得如小山丘的阴户,那如梨子般的乳房,乳头只有小红豆那么大,却红得好看极了,乳晕是粉红色的,带着丝丝的血丝。
-  -
  再美的美女雕刻像,也比不上她的美。
-  -
  她羞红着脸,转过身,发抖的说∶「阿勇,乖,你去穿衣服。」
-  -
  「是的,妈妈。」-
  
-  阿勇很无奈的走回卧室,坐了一下,清醒一下脑袋。才开始穿衣服。
-  
-  阿勇走后,她是难受极了,她多么盼望阿勇的那根大鸡巴,能插在自己的小穴中,可是也不知为什么,她又赶走了阿勇。-
  
-  她不知那是什么原因,也许是矜持、害羞、尊严,或是贞操观念。-
  -
  可是她现在后悔了,她知道她不必后悔,只要现在走入阿勇的卧室里,一切都可成为事实,她很想这样做,却不做,连她也不知原因。-
  -
  过了很久,才定下心。-
  -
  胡乱的洗完澡,换好了衣服,走出卧室,阿勇已穿得整整齐齐的在沙发上等着了。-
  
-  她连看阿勇的勇气都没有,就走到门边开门,却发觉阿勇还坐在沙发上,没跟上来,她也不敢转头,就说∶「阿勇,我们走。」
-  
-  「是的,妈,等一下。」
-  -
  「什么事?」
-  -
  阿勇走到她身边,叫声∶「妈!」
-  -
  她羞红着脸,应声∶「嗯!」
-  
-  「妈,你不要生气,好吗?」-
  -
  「妈不生气。」
-  
-  「也不要太介意好吗?」
-  
-  她笑了,她知道阿勇是细鬼灵精,善体人意,她说∶「妈不介意了。」-
  -
  「那好,我们走。」-
  
-  走出门外,她自动的把手,伸进阿勇的臂弯中,两人高高兴兴的去赴喜宴。
-  -
  星期日早晨,阿勇向妈妈告假,说要跟芳姐去看早场电影,是芳姐输他的,要请客。-
  
-  妈妈说∶「阿勇,你跟你的芳姐很好是吗?」
-  -
  阿勇顿脚说∶「妈!你想到哪里去了?芳姐已经订婚,有未婚夫了。」
-  -
  「嗯!有未婚夫怎么可以请你看电影?」-
  
-  「妈,只是看电影,有什么不可以呢?你的思想也太守旧了,时代不同了。」-
  -
  「时代不同了吗?」-
  -
  「当然不同了,妈!好不好?」
-  
-  「妈若说不好,你怎么辨?」-
  -
  「妈若说不好,那么阿勇下楼去告诉芳姐,说今天妈禁止,不准外出呀!」
-  
-  「嗯!让妈想想。」-
  -
  阿勇就坐在沙发上,很有兴趣地看着妈妈,他知道她是在逗他的。-
  -
  妈妈也好奇地看着阿勇,说∶「你为什么不急?」-
  
-  「急什么?」-
  -
  「万一妈不准呢?」
-  -
  「不准我就去回绝,不就得了!」
-  
-  「真的?好,妈不准,你去告诉你的芳姐吧!」-
  -
  阿勇摇摇头,说∶「好,我下楼去,马上回来。」-
  -
  「慢点,你的芳姐不是很美吗?」
-  -
  「妈说不错,芳姐是很美丽、很迷人、很可爱。还有,还有很令人想入非非,但妈妈比芳姐更加一万倍的美丽、迷人、可爱,和┅┅和┅┅」-
  -
  妈妈嫣然笑道∶「嘴还是真甜。」
-  
-  阿勇说∶「妈妈试过┅┅呀!对不起,不要生气。」
-  -
  妈妈微笑着,娇脸羞红的说∶「好,你去吧,十一点半以前回到家。」
-  
-  阿勇说∶「妈妈准了?」
-  -
  「准了,但有一个条件。」-
  
-  「什么条件?」
-  -
  「下午不准再往外跑了,在家里陪妈妈,好吗?」-
  
-  「当然,阿勇才舍不得离开妈妈呢!要不是阿明和他姊夫一定要我去,我才不去呢?」-
  
-  「又甜嘴了,去,记住十一点半,要乖哦!」
-  -
  「是的,妈妈,再见!」-
  
-  「再见,不要惹事。」
-  -
  「我知道。」-
  
-  芳姐真的在楼下等他,这时候也快九点了,芳姐好像刚到的样子,引擎还没有熄火,他坐上机车的后座,坐得正正当当的,保持与芳姐的距离。
-  
-  一来,他知道妈妈在看。二来,骑机车不可分神,若不小心发生了车祸,可要出人命的。
-  -
  芳姐问∶「坐好了?」-
  
-  阿勇说∶「坐好了。」-
  
-  芳姐心中大感奇怪,这小子昨天还抱得亲亲蜜蜜的,今天怎么变了样?昨天的手还不老实的想摸自己的阴户,今天的手,怎么不见动静?-
  
-  她把拨车开走,阿勇坐着,只想着他要被动。
-  -
  约十分钟,机车停了,芳姐叫他下车。-
  -
  芳姐把机车放好,就带他到一处公寓的电梯,顺电梯而上,到了九楼,才出电梯,芳姐拿出锁匙开公寓的门。
-  
-  她和他走了进去。-
  -
  哦!好豪华的公寓,怕有一百多坪,一切的装饰和摆设,家俱,都是最高贵,最好的。
-  -
  阿勇吹了一声囗哨,说∶「好地方。」-
  -
  芳姐说∶「我未婚夫的房子。」-
  
-  「好美,好美呀!你未婚夫呢?」-
  
-  「去南部出差。」-
  -
  「那这房子里,就只有我和芳姐了?」
-  
-  「正是。」-
  
-  「芳姐,你不怕我?」
-  -
  「你阿勇又不是老虎,我难道会被你吞下?」-
  
-  「对,对,你未婚夫很有钱,是个豪富?」
-  -
  「不是。」-
  
-  「是个骗徒?」
-  -
  「你积点口德,我未婚夫虽然不是豪富,但我未婚夫的爸爸却是豪富,你混帐懂了吧!」-
  
-  「不懂。」
-  -
  「不懂,你就去死!」
-  
-  「好,我死在芳姐的怀抱中,做鬼也风流。」
-  
-  他和芳姐两人,平时是斗惯了嘴,见面就是这样的不可收拾。
-  -
  芳姐坐在很有气派的沙发上,阿勇则紧挨着芳姐,坐了下来,有意无意的拉着芳姐的玉手,而且把手放在芳姐的大腿上,才说∶
-  -
  「芳姐,开玩笑,怎么生气了?」-
  
-  芳姐被阿勇的手,摸得春心荡漾,她嘟着小嘴说∶「你老是惹人生气。」-
  -
  「对不起,对不起,我的芳姐。」他边说,边摸着芳姐那莹莹如玉的大腿。
-  
-  芳姐被摸得心猿意马,又舍不得把阿勇的手拨开,她还是嘟着小嘴说∶「你最可恨了。」-
  -
  「我什么可恨?」-
  -
  「你自己知道。」
-  -
  「我不知道呀!」
-  -
  「怎么会不知道,就是你跟我妈的事呀!」
-  -
  谈起这个问题,阿勇故意轻叹「唉」的一声,像无限委屈似的,放开了芳姐的手颓然跌坐在沙发上,说∶「林伯母真会缠人,不知该怎么办。」-
  
-  芳姐说∶「怎么了?」-
  
-  阿勇说∶「也不知如何向你解释才好,芳姐,你是要跟我谈判对不对?」-
  
-  芳姐想了一下,说∶「对!谈判。」
-  -
  阿勇说∶「不要谈了。」
-  
-  「为什么?」-
  
-  「还有为什么?你回家去告诉你妈妈,叫她以后别缠我,不就得了。」
-  
-  「阿勇,你,你┅┅」芳姐也急了起来,她也知道若阿勇真那样做,事情可闹大了。
-  -
  「我怎么了?」
-  
-  「你混帐。」-
  
-  「我为什么会是混帐,你不是要跟我谈判吗?谈判就该有个结果,我给你一个结果,你还不满意了。」-
  
-  「我只是可怜林伯母,才不得不应付她的。」-
  -
  芳姐愈想愈不对,突然站起来,怒叱道∶「阿勇,你欺人太甚!」
-  
-  阿勇也站起来,说∶「我欺谁?」
-  
-  「你欺负我妈妈。」-
  -
  「这你也看到了,是我欺负你妈妈,还是你妈妈欺负我?」
-  
-  「阿勇,你┅┅你┅┅」芳姐举起玉掌向阿勇打来。-
  -
  阿勇心想,芳姐虽然动了春情,但她毕竟是太年轻,不懂得勾引男人,要她主动、自己被动是不可能,不如自己主动来得好。-
  
-  「拍!」的一声,芳姐的玉掌已结结实实的,打在阿勇的脸上。
-  -
  「呀!」阿勇叫了一声,想不到芳姐真的打他,女孩子家的掌力,当然不会很痛,可是他不得不假装很痛的样子,而且装出像要哭的样子。
-  
-  芳姐大惊失色,她想不到阿勇没有闪避。-
  
-  两人本来已站得近,芳姐更趋前一步,差不多要跟阿勇贴在一起,她用手摸着阿勇的脸,急声说∶「阿勇,对不起,对不起嘛!」
-  -
  阿勇见机会来了,他伸出双手,把个芳姐紧搂着,并用唇要去接芳姐的唇。-
  -
  芳姐的粉脸猛摇,骂着∶「要死了,要死了。」
-  -
  阿勇见芳姐不跟他接吻,那也没关系,他用手搂紧她的臀部,使她的阴户跟自已的大鸡巴磨擦也过瘾。-
  
-  「啊!」芳姐轻叫一声,如触了电似的,全身都麻了起来。-
  
-  「阿勇┅┅嗯┅┅你欺负芳姐嘛!」-
  
-  「我就是要欺负你,你妈妈欺负我,我要报仇,所以我欺负你。」
-  
-  「嗯!┅┅」
-  -
  芳姐这时全身又麻又痒,想起阿勇跟妈妈玩大鸡巴小穴穴,那种舒服的样子,她的小穴里也流出了淫水,春情荡漾起来。-
  
-  阿勇的唇就是不离芳姐的粉脸,芳姐说∶「你要┅┅要怎样嘛?」-
  
-  「要跟芳姐接吻。」
-  
-  「嗯!」-
  
-  「芳姐不跟阿勇接吻,阿勇绝不放手。」
-  -
  「好嘛!」-
  
-  芳姐只好把她的香唇,送去与阿勇的唇贴合在一起,阿勇现在也是接吻高手,他只感到芳姐的囗中很香又很甜。-
  -
  芳姐被阿勇吻得昏头转向,连她自己都忘了自己是谁了。-
  -
  片刻,阿勇才放开手,说∶「好了,现在我俩好好的谈谈。」
-  -
  芳姐早已被阿勇吻得欲火高涨,突然被阿勇放开手,还傻楞楞的问道∶「谈什么?」
-  
-  阿勇说∶「你不是约我来谈谈的吗?」
-  
-  他心中暗叫一声「罪过」,芳姐是很美丽,迷人,又善良的女孩子,因为太美丽了,专科刚毕业,就考入一家大公司当秘书,立即被董事长的独子看上,猛追了三个月就被追上订婚了。这样的女孩他再对她想入非非,委实罪过。
-  
-  芳姐这时才回过神来,说∶「对,是要谈谈的。」说着,芳姐坐了下来。
-  -
  因为她的小腿很长,所以看起来特别的婷婷玉立,现在坐下来,小腿更显得修长均匀,很是迷人。
-  -
  阿勇贴着她坐下说∶「谈什么?」
-  
-  芳姐被阿勇贴得芳心大乱,说∶「阿勇,你不要欺负人嘛!」-
  
-  「我欺负你什么?」
-  -
  「你这样坐,人家很难受。」
-  -
  阿勇得寸进尺,一手搂着她的柳腰,说∶「这还难受,以后有得你难受的。」
-  
-  「什么意思?」
-  
-  「你的丈夫是大富豪,大富豪就事业多,事业多就工作忙就常常在外面,在外面就不能回家陪你,不陪你,你就会空虚寂寞,那你怎么办?」-
  
-  「那还不简单,我可以找你陪我,或看电影呀!」-
  
-  「那晚上独守空帷,又怎么办?」
-  
-  「你胡说什么?」
-  -
  「芳姐,我说真的了,你晚上独守空帷,是不是也找我陪你睡觉?」
-  
-  「要死了,你要死了┅┅」-
  
-  芳姐说着,拼命打着阿勇的大腿,阿勇不由分说,就把芳姐压在沙发上,猛吻着她。
-  -
  她被吻得喘不过气来,说∶「阿勇,你又欺负人。」
-  -
  阿勇说∶「不是欺负你,反正你以后要独守空惟,那时你只好找我陪你睡,我俩现在先试试睡觉的味道怎样,难道不可以?」-
  
-  「睡觉也不是在沙发上了。」-
  -
  「好,那就到床上去。」-
  
-  阿勇说着就站了起来,也把芳姐拉起来,说∶「走,到房间里去。」
-  -
  芳姐就阿勇这一阵的胡缠,早已芳心荡漾,她被拉起来,不知该怎么办,声音有点发抖说∶「阿勇,你,你欺人太甚嘛!」-
  -
  「我就是要欺负你,走不走?」
-  
-  「好嘛!」-
  -
  阿勇搂着芳姐,走入卧室,阿勇说∶「哦,这卧室好美,像皇宫。」
-  -
  芳姐说∶「是我的卧室。」
-  
-  「你未婚夫的呢?」
-  
-  「在隔壁。」
-  -
  一进入卧室,阿勇就忙着关门,也忙着为芳姐脱衣服,芳姐挣扎着,说∶「你要怎样嘛?」-
  -
  阿勇说∶「要跟你睡觉呀!反正你以后总是要独守空帷,到那时候再要找我,我可不理你了。」-
  
-  「你最会欺负芳姐了。」
-  -
  「我就是要欺负你,你要怎样?」-
  -
  「嗯!┅┅好嘛!要欺负就让你欺负好了。」-
  -
  阿勇从来未曾帮女人脱过衣服,七手八乱的,终於把芳姐的衣服脱下了。-
  -
  「啊!」芳姐粉脸含羞的低叫一磬,阿勇逗趣的问∶「芳姐又啊什么了?」-
  -
  芳姐气得跑上床去,说∶「你又欺负人,又羞人,你最可怕了。」
-  -
  阿勇则惊住了。
-  
-  虽然芳姐还穿着乳罩和三角裤,可是那肌肤之光洁晶莹,实非任何一个女人可比,因为身高将近一百七十公分,脱掉衣后,更显得修长纤秀,再加上曲线分明,窕窈玲珑,婀娜多姿,更是迷人已极。
-  
-  阿勇赶快脱掉衣服,赶忙上床说∶「对不起,对不起,芳姐,我是逗你的。」-
  
-  芳姐侧过身不理他,说∶「逗人也不是这样的逗法,又欺负人,又羞人,最最可怕了。」
-  -
  「对不起,请你原谅,我向你陪罪。」
-  
-  阿勇说着,一颗心噗噗跳个不停,紧张得差点儿把颗心跳出口腔,芳姐就像是白玉雕成的美女像,那么晶莹与艳丽,他依偎在芳姐身旁说∶「不要生气,我已向你陪罪了,你又要怎样呢?」
-  -
  「要你去死。」
-  -
  「好,我决定死,就死在芳姐的肚子上。」-
  -
  不由分说就把芳姐扳过来,与芳姐吻在一起来了,一手忙着解开芳姐的乳罩。
-  
-  「啊!」-
  -
  芳姐轻叫,乳罩已被阿勇解开,他忙着摸抚芳姐的乳房,她的乳房虽没有林伯母那么大,却也不小,摸起来紧碰碰的极富弹性,手感极好。-
  -
  「阿勇┅┅不要┅┅不要嘛┅┅」
-  -
  「芳姐┅┅要┅┅要嘛!」-
  
-  芳姐被摸得娇轻轻的颤抖,全身只感趐痒极了,於是她的手,也盲目的搜索着,当她的玉手,握住了阿勇的大阳具时,芳心乱跳。-
  -
  「啊!┅┅」-
  -
  这是一条火烫的大铁棒,又粗又长。
-  -
  阿勇的手顺势往下,通过平坦的腹部、小腹,终於摸到了芳姐的阴户。
-  -
  她这时全身都软了,软得好像一丝气力也没有,只有小腿伸缩着,柳腰乱扭,不知是挣扎或是迎接。
-  -
  阿勇摸到小腹下面的小山丘,在茂密的阴毛中高挺着,他寻探小山丘的洞中,渐渐的,他拨开阴毛,把手指伸进湿淋淋,滑润润的小穴穴内。
-  
-  「啊┅┅」
-  -
  阿勇很快的就把她三角裤褪掉,然后翻身上马,把个白玉似的芳姐压着,说∶「芳姐,握住我的阳具,对准你的小穴穴┅┅」
-  -
  芳姐玉脸含春,双眼含娇,猛摇着头,呻吟着∶-
  
-  「不要┅┅阿勇┅┅不要┅┅真的不要┅┅我怕┅┅我怕你┅┅」
-  -
  呻吟归呻吟,她还是把阿勇的大阳具拉到她小穴穴囗,等待阿勇的攻击。
-  
-  她迷着眼凝视阿勇,小嘴不断地用迷迷糊糊的鼻音哼着,那样子真是勾魂荡魄极了,两只玉手同时也不停地在阿勇的身上摸。
-  
-  她的小穴穴已经流出很多淫水,阿勇的臀部猛往下沉,大鸡巴就往小穴里插。
-  -
  「啊┅┅啊┅┅好阿勇┅┅轻点┅┅轻一点┅┅我好痛┅┅」
-  -
  阿勇看到芳姐粉脸苍白,泪水纵横,便於心不忍的停止不动,柔声问道∶「芳姐,很痛吗?」-
  -
  「痛┅┅痛死了┅┅」-
  
-  「芳姐,你忍耐一下,马上会好转的,好吗?」
-  
-  「好嘛!你轻点,你的那么大┅┅」-
  -
  阿勇这时才发觉,只进去了一个大龟头,他当然不能就这样停着,他用灼热的双唇,吻着芳姐,下面的臀部,也缓缓的摆动起。旋转着,又旋转着,不敢再插下去了,怕伤了芳姐。只是慢慢的塞进去,直顶处女膜。-
  -
  「啊┅┅哎┅┅哎┅┅哎哟┅┅」
-  -
  「很痛吗?芳姐┅┅」-
  
-  「哎┅┅不┅┅不很痛┅┅很痒┅┅很胀┅很舒服┅┅」
-  
-  阿勇只感到芳姐的香唇火热,阴户发烧,知道她已渐渐地进入佳境了。
-  -
  「芳姐,我慢慢插进去,好吗?」-
  
-  「唔┅阿勇┅┅你不要太用力┅┅轻点┅┅」
-  
-  阿勇旋转了一阵,就用力插了一下,一下就冲破了那道薄膜。-
  -
  「啊┅┅轻点┅┅」-
  
-  「痛吗?芳姐┅┅」
-  -
  「哎┅┅啊┅┅很痛┅┅很┅┅痛死了┅┅」-
  
-  阿勇不敢再动了。
-  -
  渐渐的,芳姊也扭动起臀部了,粉脸上也呈出了消魂的表情,娇躯战颤着,伸缩着。-
  
-  阿勇不敢茂然猛插,他只是旋转一阵,再插深一下,大鸡巴,已渐渐深入小穴中,有四寸了。
-  
-  只听芳姊娇叫一声∶「哎哟┅┅你顶到人家的┅┅花心了┅┅」-
  
-  她抽搐着,粉脸左右急摆,把个秀发摆的乱飞,她咬牙切齿,娇躯蜷缩着,而且两条小腿乱踢。
-  
-  「┅┅阿勇┅┅好舒服┅┅哎哟┅┅我快受不了了┅┅好阿勇┅┅┅┅我的好阿勇┅┅哎┅┅哎┅┅不要停┅┅不┅┅不要┅┅停┅┅」
-  -
  她的鼻音沉浊而急促,粉脸上已涓涓的流出香汗。-
  -
  阿勇也感到舒服透了,芳姊的小穴穴又紧又暖,把他的大鸡巴包得文风不透,那种舒服的快感,激发了他原始的野性。
-  
-  他不再旋转臀部了,他猛然抽出,狠命地插入。-
  -
  「啊┅┅哎哟喂┅┅我真的要死了┅┅好舒服┅┅好美┅┅好美喔┅┅」
-  -
  这处女的小穴,是阿勇在林伯母处所享受不到的,他愈插愈深入,已经全根尽入了。
-  
-  「啊┅┅啊啊啊┅┅我丢了┅┅丢了┅┅」-
  -
  她抽搐了一阵,就垂死晕迷在床上,魂儿也飘飘的飞向空中,载浮载沉。-
  
-  阿勇插得兴起,突然见她晕迷过去了,大感失去了对手的无趣,只好伏在她的娇躯上,无聊地吻着她的粉额、玉鼻、脸颊。-
  -
  吻吻停停,看她的反应。她只是张开着樱囗,迷迷糊糊地哼着∶-
  
-  「┅┅舒服┅┅好舒服┅┅好美┅┅好美。」
-  -
  阿勇又无奈地吻着她的粉脸,同时挺起胸膛,挪出一只手来摸捏她的乳房。
-  -
  少女的乳房本来就美,芳姊的更美,白得如雪如霜,像妈妈的那样大,有三十四寸了,比红豆还小的乳头,凹下乳房内,乳晕粉红色的,渗着血丝,使人见了就失魂落魄。-
  -
  「嗯┅┅嗯┅┅嗯┅┅」-
  
-  芳姊还在馀味无穷,阿勇耐不住的说∶「芳姊┅┅芳姊┅┅你醒来了吗?」
-  -
  「嗯┅┅醒来了┅┅」
-  
-  「舒服吗?」
-  -
  「好舒服,好舒服。」-
  
-  「我欺负你了吗?」-
  
-  「让你欺负好了,你要欺负,就让你欺负好了。」-
  -
  阿勇的大鸡巴还硬如铁的插在芳姐的小穴穴中,他的欲火还末消。看芳姊那样的舒服,心理上也大感好受。-
  -
  一会儿,芳姊才展开她的美目,很快的又闭上。
-  -
  何勇好奇的问∶「芳姊,你闭眼睛干嘛?」
-  -
  「芳姐害羞嘛!」
-  
-  阿勇说∶「芳姐,你害什么羞,反正你以后要独守空帷的,总要我来陪你睡觉┅┅」
-  -
  「阿勇,再胡说,芳姐要生气了。」-
  -
  「好,你生气吧!我要回家了┅┅」-
  
-  阿勇放开了搂着芳姊的手,挺身就要起床。
-  
-  「不!┅┅好阿勇┅┅不要抽出来,不要离开芳姐,芳姊要你,要你┅┅」
-  -
  芳姊花容失色,惊得一双玉腿抬起来,挟阿勇的臀部,一双玉手,死紧的搂着阿勇。-
  -
  阿勇见要胁成功,就说∶「你要不要生气。」
-  
-  芳姐说∶「不!不要了。」
-  -
  「你要叫我亲哥哥。」-
  
-  「嗯,叫亲弟弟好吗?叫亲哥哥多难听。」
-  
-  阿勇想想也对,是该叫亲弟弟,这样是好听多了,於是说∶「好,芳姐叫阿勇亲弟弟,阿勇叫芳姊亲姊姊。」-
  
-  「好嘛!叫亲娘也可以。」
-  
-  「芳姐,你欺负人!」
-  -
  「嗯!你能欺负芳姊,芳姊就不能欺负你吗?」-
  -
  「也对,但叫亲娘不好听,啊!」阿勇发现了新大陆。
-  -
  「啊什么?」
-  -
  「我还是叫你亲娘好。」
-  -
  「为什么?」-
  
-  「我叫你亲娘,我要钱,你就得给我钱呀!」
-  
-  「钱个鬼,芳姊被你卡油得太多了,难道还不够!」
-  
-  「啊!对,阿勇连芳姊小穴穴的油,都卡出来了。」
-  
-  「嗯!」她扭动着娇躯。-
  
-  娇躯一扭动,小穴里的大鸡巴就动了起来,大鸡巴动了,阿勇但感全身一阵抽搐,快感由龟头传达全身,引发了熊熊的欲火。-
  
-  尤其是芳姐一阵阵的少女体香,馥郁的传入他的鼻中,更增加了他的刺激,他欲火高炽,大鸡巴开始抽动起来了。-
  -
  「啊┅┅亲弟弟┅┅插得好┅┅哎┅┅哎┅┅你插┅┅你欺负吧┅┅」-
  
-  她被阿勇插得舒服透了,那雪白的玉腿,已举起缠在阿勇的身上,舒服得飘飘欲仙。-
  -
  阿勇也感到全身着火,芳姐的小穴穴和林伯母的小穴穴,完全不同,芳姐的小穴穴又紧又暖,好受得太多了,他插得又畅美,又痛快。
-  
-  芳姐何曾享受过这种千军万马似的攻击,早已被插得欲死欲活,渐渐的进入神妙的世界。
-  
-  「哎┅┅哎哟┅┅喔┅┅喔┅┅好阿勇┅┅好弟弟┅┅真要被你插死了┅┅被你欺负死了┅┅哎┅┅喔┅┅好舒服┅┅」-
  -
  芳姊已挺起臀部,为的是让她的阴户与阿勇的大鸡巴结合得更真实才小穴口,淫水一阵阵的流出来,湿满了床单一大片,红的白的,真像万点梅花一般。
-  -
  两人尽情地玩着,直到芳姐连泄了三次之后,阿勇突然感觉到,芳姊暖暖的阴户,像只肉圈圈,阴户内的孔道紧紧地挟着阿勇越发涨大的阳具,阿勇也叫了∶-
  -
  「亲姊姊┅┅呀┅┅好芳姐┅┅你的小穴┅┅好美┅好美┅好美┅┅呀┅┅」-
  
-  「亲弟弟┅┅好舒服┅┅我舒服死了┅┅姊姊又要死了┅┅死给亲弟弟了┅┅哎┅┅」-
  
-  阿勇但感一阵热流直冲龟头,他快速的抽插了十几下,肉柱一阵美感,整个人像飘飞升空似的。-
  -
  「阿勇┅┅哎哟喂┅┅姊又丢了┅┅」-
  
-  「芳姊┅┅亲姊姊┅┅我也要丢了┅┅呀┅┅呀┅┅丢了┅┅好舒服┅┅」-
  
-  於是两个人都泄了。
-  
-  阿勇紧搂着芳姐,若姐也紧搂着阿勇,也许兴奋过度,两人由於晕迷都睡了。
-  -
 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,芳姐先醒来,发觉阿勇还压在她身上,她喘不过气来,微微的一移动,惊醒了阿勇,阿勇猛地起身坐在床上。
-  
-  「勇┅┅阿勇┅┅」芳姐也坐了起来,双手紧搂着阿勇,说∶「阿勇,你怎么来。」
-  -
  阿勇一看手表,才十一点,才吁了一口气说∶「还好,才十一点,我妈妈说,十一点半要回到家的。」
-  
-  他说着,伸出双手握着她的乳房。
-  -
  「嗯!┅┅」
-  
-  「不能摸吗?」
-  -
  「好嘛!你只会欺负芳姐,让你欺负好了。」-
  
-  阿勇放开手,说∶「不欺负你了。」他有林伯母的经验,对女人,事后女人总会要求一番温存的,相信芳姐也是女人,不会例外。-
  
-  芳姐挺着玉团似的双乳说∶「好嘛!让你欺负嘛!」-
  -
  阿勇说∶「不!」-
  
-  「嗯!你要欺负人嘛!芳姐要你欺负嘛!」
-  -
  阿勇才伸出摸揉着她的乳房,并和她热烈的接吻一番,才双双步入洗澡间。
-  -
  阿勇边清洗,边说∶「芳姐,下次我俩来玩洗鸳鸯浴,好吗?」
-  
-  芳姐羞答答的说∶「好嘛!」
-  -
  「我洗芳姐,芳姐洗阿勇;我洗芳姐的小穴穴,芳姐洗阿勇的大鸡巴,你说好吗?」
-  
-  「好嘛!」-
  -
  「芳姊,你不能再说阿勇欺负你了。」-
  
-  「你是欺负芳姐嘛!」
-  
-  两人打情骂俏之后,阿勇回到公寓,开了门走进去,还真准时,正好是十一点半。-
  -
  妈妈在厨房炒菜,叫道∶「阿勇,你回家了。」
-  
-  阿勇说∶「是的,妈!」-
  
-  「去换衣服,要吃中餐了。」-
  -
  「是,妈!」-
  
-  阿勇到卧室,把衣服脱掉,裸露着上身,还是穿着一条运动裤,就到厨房帮妈妈的忙,也不知怎地,芳姐虽然比模特儿还美,可是还是比不上妈妈。-
  
-  妈妈是全世界上,最美丽的女人。
-  -
  妈妈问∶「电影好看吗?」-
  
-  阿勇说∶「普通了。」於是把同学看完电影后,说给他听的故事,也照样的说一遍给妈妈听。-
  
-  阿勇真的是个鬼精灵,他边说故事,边帮妈妈忙,还边藉机在她的身上,摸一下,碰一下,或擦一下,害得她无心於炒菜。-
  -
  妈妈笑着说∶「阿勇,你到餐桌坐好。」
-  
-  阿勇说∶「妈,我帮忙好吗?」
-  -
  「算了,你愈帮愈忙,闹得妈妈无心炒菜。去去,去整理碗筷。」
-  -
  「是,妈妈。」
-  
-  他很无可奈何到餐厅,把碗筷排好。-
  -
  她今天还是穿那件中间只有一条带子的睡衣,带子又结得松,有意无意之间,总会露出一部份的乳房和那如莹如玉的大腿。-
  -
  阿勇坐在餐椅上,突然想到,呀!养母一定春心荡漾了,她大概耐不住长期的空虚,和小穴的发痒,看来下午要有事了。
-  -
  可是无论如何,他不能让妈妈主动,定要妈妈保持她的矜持,害羞和尊贵,这样妈妈好下台。-
  -
  妈妈总是在紧要关头打退堂鼓,相信她事后一定很后悔的,小穴穴也一定难受极了。-
  
-  妈妈,好可怜。
-  -
  他胡思乱想着,妈妈已端上丰菜,她放下菜,一定要稍微弯身,乳房就会露出来。-
  
-  阿勇就在妈妈要把菜放在餐桌前,故意站起来,她弯身放菜,他的眼睛就虎视耽耽的看着她的乳房,真是太美了,妈妈的乳房像极了梨子,肌肤又是白里透红,诱惑得他垂涎欲滴。-
  
-  妈妈放下菜,两个乳房微微摆动,差点儿把阿勇的魂儿钩出体外。-
  -
  阿勇的动作,也逗得妈妈的粉脸都羞红了,含羞带怯的好不自在,她很希望阿勇看她的乳房,又很害怕和羞怯。好几种复杂的心里混合着她,使她不知要如何才好。-
  -
  她真的很需要阿勇的大鸡巴,插在自己的小穴穴中。
-  
-  记得,她很久没和丈夫玩过了,一年,二年,或者更长,直到那天,阿勇舔她的小穴穴,使她满足。-
  -
  但那也不是真满足,只算勉强的满足,她需要真正的满足。
-  -
  她的小穴穴,须要像阿勇那样的大鸡巴,插进去,插得死去活来,领略人生的乐趣,享受它,她不能守活寡,那对自己太残忍了。
-  -
  她端好了菜,开始吃饭。
-  
-  阿勇注意到了妈妈心情很乱,他不想说什么,也不敢说,两人默默的吃着饭,反而缺少了平时谈天说笑的快乐气氛。只是偶而,妈妈看他一看,脸儿羞红的又把视线移开,像有话说,又没说。
-  -
  他则很大方地看着她,阿勇觉得,他现在像个猎人,而养母则是他的猎取物,他要得到她,并不困难。-
  -
  吃饱了饭,妈妈默默收拾碗筷。
-  
-  阿勇也默默地帮着妈妈在收拾餐桌,她的情绪似乎非常紧张,做工作都心不在焉,她在洗碗的时候,阿勇偎过去,说∶「妈,我帮你洗。」-
  -
  她瞪着美目看阿勇,那样子就像只惊弓之鸟,阿勇伸出手搂住她的腰。-
  
-  「嗯!」
-  
-  她轻哼一声,全身如触电似的,热火流遍全身,阿勇看得有点儿不忍心,又垂下手来,往客听走,妈妈颤声说∶「阿勇,你┅┅」
-  -
  阿勇很镇静的说∶「妈,我看电视,好吗?」
-  -
  妈妈像放下一颗心似的,说∶「你看电视┅┅」-
  
-  阿勇打开电视机,就专心的看了起来。-
  
-  妈妈的脑海里,则是纷乱极了,就像遇到一件重要的事情无法决定般的,她知道阿勇这鬼灵精已知道了一切,知道她无法忍耐下去,知道她急需发泄,真正而又满足的发泄,所以阿勇挑逗她。
-  
-  而她,他决定接受挑逗,她小穴里的春潮已泛滥,从早上阿勇跟芳姐出去,到现在,她没有一刻心灵安静过,她想许多事情。-
  
-  她草草的,又无心的把工作做完,也走到客厅,本来,她应该坐另张沙发,或坐在离阿勇最少有半尺的距离,可是不知怎地她贴着阿勇坐下。
-  -
  阿勇并不惊讶,妈妈的举动,最少也证明她是很需要了,他很自然的伸出手,搂住妈妈的腰,说∶「妈妈早上都在家里?」-
  -
  她坐的姿势,使左右乳房均半露出来,裙子更是开了一边,那像极了一个风骚女人,阿勇并不激励,他早上刚跟芳姐玩过,而且丢了精。
-  -
  他微一侧转,把他的大腿贴住妈妈的大腿,手有意无意地放在她大腿的内侧。-
  
-  「嗯!」-
  -
  妈妈已经春情激动,就像一座快要爆发的火山。-
  -
  阿勇说∶「妈,下星期我们去郊游。」-
  
-  妈妈的声音,有点发抖说∶「到时再说。」
-  -
  「嗯┅┅嗯┅┅」阿勇假装撤娇,把头埋在妈妈的胸膛里,用脸颊去碰如玉如粉的乳房。-
  -
  「嗯┅┅阿勇┅┅嗯┅┅」-
  -
  阿勇用双唇,轻吻着她的乳房,火山快要爆发了,她的小穴中已淫水津津,她闭着眼睛,两片湿润的樱唇,充分显露出性的冲动。-
  -
  阿勇顺着乳房慢慢的吻,已用口含着了她的乳头。-
  -
  「嗯┅┅阿勇┅┅起来┅┅不┅┅不要┅┅不可以┅┅哎┅┅┅妈要┅┅要生气了┅┅」
-  
-  阿勇怕妈要生气,赶忙地抬起头来。-
  
-  妈妈匆匆忙忙地用睡衣,盖住了乳房,站了起来,往卧室就走,阿勇被这幕情况惊住了,他嚅嚅地问∶「妈!你生气了吗?」-
  -
  临入卧室,她发抖地说∶「没有┅┅没┅┅没有。」-
  -
  阿勇这才放下心来,他也站起来,想走回他的卧室,关掉电视,他走到自己的卧室,看见妈妈的卧室门并没关。-
  -
  他会过意来∶妈妈不敢在客厅玩。
-  
-  阿勇轻轻地叫了声∶「妈妈┅┅」-
  
-  她的声音仍发抖的∶「嗯┅┅」
-  -
  「要睡了吗?」
-  -
  「嗯┅┅怕睡不着。」-
  
-  阿勇走了进去,只见妈妈睡在床上,那睡态真是春色撩人,一对乳房均已露了大半,裙子更是左右掀开来,露出了粉红色半透明的三角裤。-
  -
  阿勇说∶「妈,我陪你┅┅」-
  
-  妈妈的声音,有点发抖说∶「不┅┅妈妈怕。」
-  
-  「妈!你不能永远怕呀!」阿勇说着,一步步缓缓的走近床旁。
-  
-  「阿勇┅┅不┅┅妈┅┅妈真的很怕┅┅」-
  
-  阿勇已走到床旁,他知道他妈妈现在是要,只是怕而已,他有责任克服妈妈的怕,因为凡事第一次最困难,有了第一次,第二次就平常了。
-  -
  所以他毫不考虑的,就爬上床。-
  -
  「啊!」她发抖着,战颤着,娇躯卷缩着。-
  
-  阿勇为她解开了睡衣的带子,为她掀开了睡衣。-
  -
  「啊┅┅阿勇┅┅」-
  -
  她的美丽胴体,已呈现在阿勇的眼前,她的皮肤本来雪白,白中透着粉红,更是肤色的极品,那白皙、光滑,而又细嫩的粉腿,是长得很匀称,那玲珑的小腿更是醉人,在雪白的小肚下部,虽然穿着一条粉红色的三角裤,但浓密蓬乱的黑色阴毛,已延伸过三角裤,到了肚脐下二寸的地方,浓黑一片,很细很柔。
-  -
  她那两个丰满白嫩的乳房,正随着她胸脯的起伏,而颤抖着。
-  
-  她似乎想挣扎,想反抗。-
  -
  「阿勇┅┅我好怕┅┅妈妈好害怕┅┅」-
  -
  她急促的呼吸着,美丽迷人的脸儿已显出了性的饥饿,神经刺激得到了高峰,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,好像在火焰里焚烧着。-
  -
  阿勇说∶「不要怕,妈!总要有第一次的。」-
  
-  他俯下头,张开大口,把她的乳房含了一大半,再用舌头舔着乳房的乳头,同时手也往下滑┅┅滑到了绒绒的阴毛处,然后钻进三角裤了,他在寻找桃源洞口。
-  -
  「啊!┅┅」她打了一个寒噤,感到一阵舒服的刺激涌上全身。
-  
-  「嗯┅嗯┅┅啊┅┅」
-  
-  阿勇找到了桃源洞口,用手指插进去,呀!好暖好紧的温柔乡,已经涨满了潮水,顺着手指流了出来。-
  
-  他知道妈妈不能忍受了。-
  -
  很快的,他先把自己的裤子脱掉,再为她脱下三角裤。
-  
-  「阿勇┅┅不┅┅不┅┅可以┅┅妈┅┅好怕┅┅好怕。」
-  -
  三扒两扣,已解下她的三角裤。阿勇俯身,把她压了下来。-
  -
  「啊!┅┅」
-  
-  她颤抖,抽搐着,她全身的血液开始沸腾起来,她挣扎地摇动着娇躯,像要逃避,也像是在迎接。-
  
-  面对着这么美丽的胴体,阿勇的大鸡巴也一跳一跳,像急着要跳进小穴里吃淫水。阿勇用双唇贴住了她灼热的双唇,手握着大鸡巴对准了小穴,猛然地把臀部沉下来,大鸡巴往小穴里插。-
  
-  「啊!」她一声惨叫,同时也呻吟着。
-  -
  「痛┅┅阿勇┅┅好痛好痛哦┅┅」
-  
-  阿勇知道只进了一个大鸡巴的龟头,好在他有早上对芳姐的经验,他就把臀部旋转起来了,同时柔情万千的说∶「妈,你忍耐点┅┅一下子就不痛了。」
-  -
  「唔┅┅唔┅┅轻点儿┅┅阿勇┅┅妈妈好怕好怕┅┅」-
  -
  她的呼吸更加急促,粉臀也随着阿勇的旋转而扭动起来,一阵阵畅快的刺激,涌上了全身,她的粉颊泛红已被阿勇旋转得欲死欲活,不时呻吟着。-
  -
  「唔┅┅唔┅┅勇儿┅┅好┅┅好舒服。」-
  -
  阿勇听妈妈的呻吟声,知道她已不痛了,他在旋转时,加了臀部的力量,使大鸡巴一分一厘攻占城池,缓缓地往小穴里前进。-
  
-  这是非常迷人的小穴,紧得密不通风,阿勇的大鸡巴好受极了,他也舒服得快发疯,等到大鸡巴已进入了有三寸左右,他才改为抽出来、插进去的动作。-
  -
  起先是慢慢的,后来加快加重,约二十几下后,阿勇已猛抽狠插起来了。
-  
-  她姣美的脸上,产生出一种不可言喻的快感的表情,她舒服得魂儿都飞上天,不断地摇动着臀部,挺高了阴户,小嘴里大叫∶
-  
-  「好勇儿┅┅唔┅┅唔┅┅美极了┅┅舒服透了┅┅阿勇┅┅你┅┅唔┅┅唔┅┅你要奸妈妈┅┅妈妈就给你奸吧┅┅呀┅┅」
-  -
  「妈妈,你还怕吗?」
-  
-  「不怕了┅不怕了┅┅哎哟┅┅妈妈真要浪┅┅哎┅┅浪起来了┅┅舒服┅┅真舒服┅┅呀!┅┅你碰到妈妈的花心了┅┅妈妈给你奸死了┅┅快要死了┅┅」
-  
-  阿勇这时的大鸡巴特别敏感,他真的感到龟头,碰着了一粒硬块,那也许就是妈妈所谓的花心,他就拼命的那粒硬块冲刺。
-  -
  她的两条腿不断地伸缩,蠕动,她的双手搂紧阿勇,用她那高耸的乳房,去磨擦阿勇的胸膛,她的阴户淫水直流,已经湿满了床单一大片,像撒尿一样。-
  -
  「阿勇┅┅妈妈快要死了┅┅好舒服┅┅好好舒服┅┅唔┅┅唔┅┅」
-  
-  她歇斯低里的浪叫着,娇躯不停的颤抖着。
-  -
  突地。-
  
-  「啊┅┅阿勇┅┅妈妈受不了┅┅要丢精了┅┅舒服舒服┅┅好舒服┅┅妈就丢给阿勇了┅┅」-
  
-  她舒畅得几乎眩晕了过去,全身瘫痪在床上,只是娇躯还颤抖着,樱桃似的小嘴张开着,脸上显出了一种极为满足的微笑。
-  
-  阿勇但感大龟头,被一阵暖流冲击着,他感到极为舒服,知道妈妈丢精了,才停止的动作。
-  
-  过去很久,她才悠悠的转醒过来。-
  
-  一醒过来,见阿勇凝视着她,她害羞得闭上眼睛,却把香唇送到阿勇的唇边,并把香舌送进阿勇的嘴里,让阿勇尽情地吮吸着。-
  -
  阿勇说∶「妈妈,舒服吗?」
-  -
  她说∶「嗯!」-
  
-  阿勇想起,现在应该是打破妈妈的矜持、害羞、尊贵的时候了,以后妈妈放弃了这一些,才能尽情的玩,才得到更满足。-
  -
  他说∶「妈,你要叫我亲哥哥。」
-  
-  她瞪大眼睛说∶「为什么?」
-  
-  「黄色录影带都这样叫的嘛!」
-  
-  「嗯!┅┅」-
  
-  「妈妈叫不叫?」
-  -
  「嗯┅┅你不要欺负妈妈嘛!」-
  
-  「不是欺负,是这样叫起来,我才会更快乐,我也会使你更快乐,叫呀!」-
  -
  「嗯!」-
  -
  「妈妈不叫,我不玩了。」
-  -
  「┅┅好嘛!我叫┅┅」
-  
-  「叫呀!」-
  -
  「嗯┅┅亲┅┅嗯┅┅亲哥哥┅┅」
-  -
  「我阿勇的亲妹妹。」-
  
-  「你也不害臊。」
-  -
  「玩的时候才这样叫呀!」-
  -
  「阿勇┅┅嗯!亲哥哥嘛!你为什么这么厉害,是谁教你的,芳姊吗?」
-  -
  「不是,黄色录影带。」
-  
-  「你真坏,坏亲哥哥。」
-  -
  「坏亲哥哥才能使亲妹妹快乐呀┅┅」
-  
-  「嗯!┅┅」-
  -
  「要不要再玩?」
-  
-  「你,亲哥哥还没丢精?休息一下再玩嘛!」
-  
-  她说着,又紧搂着阿勇,两人又搂着一团接吻着,阿勇乘机来了一个大翻身,让妈妈俯在他身上,压着他,姿态变成妈妈在上,他在下。-
  
-  「啊!阿勇,不!亲哥哥┅┅」-
  -
  「亲妹妹,你又怎么了?」-
  
-  「不能这样呀!」
-  
-  「妈!不!亲妹妹,你要放开心胸来,尽情的玩,不然就不会尽兴。」
-  -
  「好嘛!」
-  
-  「亲妹妹,你的小穴穴是世界上最美的小穴穴,爸爸最可惜了,暴珍天物。」-
  -
  「什么暴珍天物?」
-  
-  「妈妈的小穴穴┅┅」
-  
-  「要叫亲妹妹嘛!」
-  
-  「亲妹妹的小穴穴是天物,爸爸不会享受,那岂不是暴珍天物?」
-  -
  「唉!你不知道你爸爸。」-
  
-  「爸爸怎么了?」-
  -
  「他┅┅他┅┅」-
  -
  「他怎么了?」
-  
-  「他已经性无能了。」
-  -
  「爸爸还不到四十岁,怎么会呢?」
-  
-  「这是真的呀!」
-  
-  「妈!亲妹妹,以后我们玩的时候,万一被爸爸看见了,他一定很生气。」-
  
-  「不会。」
-  -
  「为什么?」
-  -
  「你爸爸曾建议我去交个男朋友,只要不跟他离婚就好了。」-
  
-  「妈!亲妹妹,你为什么不去交呢?」
-  
-  「亲妹妹害怕吗万一交个歹徒,就身败名裂,还会连累你爸爸呢!」-
  
-  「说的也是,那亲妹妹的小穴穴,是阿勇的了。」
-  -
  「嗯!你真坏!」她撒娇。
-  
-  阿勇说∶「我们再玩呀!亲妹妹你动。」
-  -
  「嗯!我不会这样玩,太羞人了。」
-  
-  阿勇见妈妈不动,他就动起来,他挺高了臀部,然后突然放落,这样妈妈的小穴穴,就套动大鸡巴了。-
  -
  「嗯┅┅亲哥哥┅┅呀┅┅」-
  -
  这样才几下,妈妈已情不自禁的自己套动起来,粉臀一挺一挺的上下套动,嘴里哼着∶「我的亲┅┅哥哥┅┅你要了妈妈的命┅┅啊┅┅」-
  
-  哼几声,又发狠的低头咬着阿勇的肩,下面套动着更急,娇躯也发抖起来。
-  -
  「心肝┅┅我的亲┅┅哥哥┅┅我又怕又爱的┅┅亲儿子亲哥哥┅┅刚才差点儿又┅┅又丢了┅┅唔┅┅美死了┅┅」-
  -
  「妈妈怕什么?」-
  -
  「┅┅我不说┅┅羞死人了┅┅」
-  -
  「我要亲妹妹说。」-
  -
  「嗯┅┅哎哟┅┅」-
  
-  「┅┅不说阿勇就不玩了┅┅」
-  -
  「亲儿子┅┅亲哥哥┅┅哎┅┅哎┅┅喔┅┅你的大鸡巴┅┅太厉害了┅┅使妈妈亲妹妹┅┅又爱┅┅又怕┅┅哎┅┅」
-  -
  动作更加快了,还不时的在磨、在转,使阿勇痒到心里,舒服得直叫∶
-  -
  「亲妈妈┅┅亲妹妹┅┅啊!┅┅好┅┅美死我了┅┅加重一点┅┅好┅┅好小穴┅┅」
-  -
  「嗯┅┅我的小丈夫哥哥┅┅哎呀┅┅亲儿子哥哥┅┅咬呀!┅┅┅小穴要泄了┅┅又泄给大鸡巴亲哥哥了┅┅呀!」-
  -
  「亲妹妹妈妈┅┅你不能丢┅┅要等我┅┅快┅┅快用力┅┅」-
  -
  两人搂在一起,浪做一团,套得更快,哼哼的淫声百出,她用力的套动着,小穴抽送不停。-
  -
  「儿呀!┅┅亲哥哥┅┅妈妈亲妹妹不行了┅┅唔┅┅唔┅┅舒服死了┅┅我要死┅┅要死了┅┅不行了┅┅丢给亲哥哥了。」-
  
-  她又泄了,精疲力尽的伏压在阿勇身上,娇喘着,吞汗淋漓,阿勇见状,紧搂着妈妈,来个大翻身,又把她压在床上。-
  -
  这时阿勇的双手,抓着两个乳儿又捏又揉,又摸又抚,嘴唇更吻着她的樱唇,使她舒服得飘飘欲仙,满足直哼着∶
-  
-  「舒服┅嗯┅┅真舒服┅┅」-
  -
  连娇躯都还颤抖着。-
  
-  过了片刻,她就沈沈的入睡了。-
  
-  阿勇不敢动,直到听到妈妈均匀的鼻息声,他才慢慢的抽出大鸡巴。
-  -
  「嗯┅┅啊┅┅不┅┅不要抽┅┅」-
  -
  妈妈突然醒来的紧搂着他不放。
-  -
  阿勇说∶「亲妹妹,我不会离开你的。」
-  
-  「嗯┅┅你骗人,你要去找芳姊玩。」
-  
-  「不会了,妈!你放心睡吧!」
-  -
  「嗯!┅┅」
-  -
  「怎么了?」-
  
-  「你要天天陪妈妈睡。」-
  
-  「好妈妈,阿勇求之不得天天陪妈妈睡呢?」-
  -
  「不骗妈妈?」
-  -
  「绝对不会!妈妈不怕了?」-
  
-  「嗯┅┅不怕了嘛!」
-  -
  「那好,妈妈你睡吧!」
-  -
  「妈妈睡了,你就要偷偷跑走。」
-  
-  「不会了,勇儿也要睡,就睡在妈妈的肚子上,好吗?」
-  -
  「嗯!┅┅好嘛!只要不离开妈妈就好。」-
  -
  妈妈又睡了,阿勇想了许多,他想他应该要放弃林伯母和芳姊,专心的来侍候妈妈。但林伯母太淫荡,太嗲,太娇媚了,跟林伯母玩,可以尽情的玩,玩得极痛快,而且不要管林伯母丢精几次,他要插就可尽情的插。-
  -
  放弃了林伯母太可惜。-
  -
  芳姊是娇嫩嫩的少女,他可以欺负她,又可以跟她斗嘴。
-  -
  放弃了也可惜。
-  
-  他胡思乱想一阵,就压在养母娇美的胴体上,沉入梦乡中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