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我和小姨
我和小姨
我的小姨子是我的至爱,事实上,她一直就是我的情人,我的太太,虽然,当我太太在家的时候,我们是那么的自然,那么的彬彬有礼,以至于在吃饭的时候,我太太丝毫不会察觉,她可爱的妹妹的手正在轻轻地抚摩着我的小弟弟。-
-
  我是这样的爱我的太太,但是,我也是这样同样地爱我的小姨子。
--
  我们经常有机会在一起做爱,而且,在她结婚以后,她仍然会经常回来,告诉我他老公是如何吊她的小逼。
--
  经常,她坐在我的腿上,让我的小弟弟慢慢插进她的肛门。她的肛门,实在是绝妙的,不需要其他任何的滋润,里面好象有油一样。我想,这就是所谓的油肠吧?她老公也不知道,她的性感带是在她的肛门,而她也羞于告诉其他人,她的肛门的需求。
--
  第一次进入她的肛门,是因为,我可爱的小姨子阿花,那时还在读书,她喜欢赖在我的怀里,喜欢让我轻轻地爱抚她小小的乳房。她最常做的事情,就是趴在我的身边,叼着我的小弟弟。每次帮她补习的时候,她都要吃到满嘴的精液。我一边讲解,她一边点头,可是我的小弟弟是在她的小嘴里的,点着点着,就在她的嘴里爆发了,而她会自然地,慢慢地咽下去,象是品尝美酒一样。-
-
  甚至,我太太就在客厅的时候,小花也会自然地把手伸进我的裤子里,慢慢地抚摩,当她的手上沾上我的点点分泌液时,她是那么自然地将手放到嘴里,轻轻地品味精子的味道。
-
-  而她的小逼里,终于痒痒的不可收拾了。-
-
  那是一个黄昏的时候,她已经吃了满嘴的精液了,我太太加班还没有回来,她象往常一样,让柔软的身体趴在我的怀里,脸上红红的,轻轻地喘息。我的手在爱抚着她的小乳房,温柔地抚摩她毛毛的阴部。她象往常一样扭动着纤细的腰,淫水汩汩地湿热地流到我满手都是。
--
  她爬上来,轻轻地与我接吻,然后,在我的耳边,轻轻地说:“姐夫,我要嫁给你,我好喜欢与你在一起的感觉”。
--
  我温柔地对她,对我的小花说:“姐夫一样爱你,现在这样,姐夫已经觉得有所内疚,但是,你的将来,如果你愿意,我是真的希望就这样一直下去哦”。-

-  小花轻轻地喘息着,又一次喷出湿淋淋的淫水,双手紧紧地抱住我的腰,在经过了一阵战栗后,她低低地说:“姐夫,我以后嫁了人,你还会一样爱惜我、疼爱我吗?你还会让我在你的怀里,做你的小情人吗?”-

-  我吻了吻她的额头,吻了吻她的眼睛,然后坚定地告诉她:“你永远都是我爱人,只要你愿意,你可以永远和我们在一起”。-
-
  小花站起来,在这个微雨的黄昏中,慢慢地退下了她的裙子,胸罩,只留下一条粉红色的小底裤。
--
  她用眼神引导我的手,轻轻地除去她湿淋淋的小底裤,然后,跨坐在我的腿上,脸色红红地娇羞地趴在我的肩膀上,她在喘息着,急促地,在我的耳边,轻轻地说:“姐夫,我要你,今天我要你操我。”-
-
  我的心中一荡,我的手抱住她丰满的屁股,小弟弟昂扬而且充满了渴望。
--
  我抱住她,温柔地看着我可爱的小姨子,这个浑身充满情欲、渴望的小女人。-

-  我用眼神征求她的意见,她轻轻地摇摇头,她温柔地腻腻地说:“姐夫,就在这里,我要你进入我的身体,我要你占有我,我要永远地爱你!”-

-  “哦”理智告诉我“我们可不能怀孕哦”,我们以往沉浸在边缘的性行为中,那纯粹是我们互相之间的肉欲的享受。但是,再进一步,如果怀孕了,那将改变所有的一切,而我仍然那么爱我的太太,爱与我太太做爱的疯狂与刺激。
--
  我正在想,我是不是天下最坏的混蛋,或者的最无耻的流氓时,我的内心忽然充满了良知,我的良心正在强烈地谴责自己。我的小花,却温柔地引导我的小弟弟,慢慢地进入一个小洞,我知道那不是她的阴道,没有毛毛,没有小阴唇的抚摩,是那么的滑,那么地柔软,我知道,这是我的小姨子的肛门,我曾经吻过的可爱的菊花。-

-  小花轻轻地坐下来,双腿颤抖,我只觉得那种温柔、温暖,让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刺激!
-
-  我轻轻地叹了口气,紧紧地抱住她的纤腰,任由她象波浪中的小船般上下套弄。
--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小花浑身发抖,阴道中狂喷出一股股淫水,直肠内一阵阵紧缩,她喘息着在我的耳边,断断续续地说:“姐夫,我的屁眼,第一次,是你,我的屁眼永远都是你的,你喜欢吗?你爱我的屁眼吗?我以后要嫁人,我知道,我不能跟你结婚,因为,你是我的姐夫。我好想把我的小逼也给你。但是,我一定要留一样东西给我的老公。姐夫,我的小嘴给了你,我的乳房也给了你,都是第一次。现在,我的屁眼也给了你,你喜欢吗?而且,我的屁眼永远是你的,我不会给别人操我的屁眼。”
-
-  我轻轻地吻着她的眼睛,喃喃地说:“我喜欢,我爱,我爱你,我喜欢你的屁眼,我爱你的肛门,我喜欢与你肛交,我喜欢操你的屁眼,我的宝贝”。-

-  在我们的呢喃中,我终于爆发了。我让她站在地上,双手扶住椅子。我站在她的后边,对着那个微微张开的小洞,猛地插了进去。我扶住她的腰,疯狂地抽插着,小花也把她的屁股一下一下往后顶过来,每一下都直直地插到尽头。
-
-  “哦!”我发出一声低吼,我开始爆发前的胡言乱语,就象与我太太作爱时一样“我喜欢你的屁眼,我喜欢你他妈的逼,我喜欢你妈妈的老逼!我想操你妈妈的逼!我要操你妈的屁眼!——哦!”
--
  我终于射了出来,强烈地冲出来,打在我可爱的小姨子的直肠里,烫得她低低地呻吟。-

-  同时,我在心里发誓,我要一辈子爱她,爱我的小姨子。-

-  穿好了衣服,休息了一会儿后,小姨子去煮了糖水,象往常一样,端了一碗给我。我的太太也回来了。我们围坐在一起,品尝糖水的清香。忽然,小姨子冲着我诡秘地一笑,在我的耳边轻轻地说:“你真的想我妈妈吗?”我还没有来得及解释,她又悄悄地对我说:“我可以帮你哦”。
--
  我的心猛地一震,差点呛着自己。-

-  太太狐疑地看着我们,我一边假装咳嗽,一边解释“小花想要买新衣服,让我给她去挑选,这不明着敲诈吗?要去了,还不是我掏钱啊?”
-
-  太太嗔怪道:“你怎么突然这么小气啦,我们小花身上的衣服哪一件不是你买的?连她的底裤还是你挑的牌子哦。”
-
-  我连忙道歉:“好好好!明天我们一起去商场,好吗?”-

-  我对着太太,可是眼睛的余光明明看到小姨子诡秘的笑容。哦,我可爱的小姨子,我亲亲的小姨子,我真是太爱你啦!-
-
  从那以后,小姨子的菊门就成了我们经常表达爱意的地方。
--
  今天,小姨子又坐在我的腿上,我的小弟弟插在她的屁眼内。她迷着眼睛,喘息着说:“姐夫,真是不行啦,我老是想着你。阿明与我做爱的时候,我差点叫出你的名字,好险啊。我爱你,是真的爱你。”阿明是小姨子的老公。
--
  是啊,小姨子结婚已经十年了,孩子已经上小学了。但是,我们依然经常在一起。-

-  小姨子一边轻轻地套弄,一边回过头来与我接吻。
--
  我摸着她的乳房,轻轻地说:“你答应过我,你的屁眼是属于我的,你真的没有给阿明弄过?”
-
-  小姨子嗔怪地说:“都是你啦,上次阿明想吊我的屁眼,被我骂得狗血淋头,我还不是为了你哦”
--
  我很感激地吻了吻她的耳垂,小姨子忽然说:“喂,你好久没有去妈妈那里了?”-

-  我笑了笑,“阿明经常回家帮忙,我最近又比较忙,所以就少去了一点。”-

-  小姨子猛地拧了一下我的头“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妈妈除了你,谁都不让碰!再说,阿明要是敢动这个邪念,我非把他阉掉不可!”
--
  我可爱的小姨子,我知道,在她的心理,我才是她真正的老公,是她的亲人!-
-
  我爱你,我可爱的小姨子!
--
  小姨子一边喘息,一边追着问:“你到是说啊?什么时候回去看我妈?”-

-  “哼!还什么时候呢!昨天我们刚刚回去,妈妈昨天舒服的直叫爸爸呢!”我太太走过来,端着咖啡,给我们一人倒了一杯。
--
  “哦,爸爸呢?”-

-  “爸爸还不是那样,只要妈妈喜欢,爸爸比谁都高兴呢!”-

-  “不是啊,我是问爸爸在做什么?”
--
  “那你就要问他罗!”太太笑着指着我。我与岳母的爱,是家庭的秘密。但是,我岳父绝对不接受与女儿的性爱,他爱她们,是父亲的爱。我与岳母之间的爱,只有岳父才可以在旁边。-
-
  我一边加紧操小姨子的屁眼,一边笑着说:“这次是轮流来,岳父基本上是享受型的,一个晚上做了两次,我在旁边服务为主,岳父陶醉的很。”-
-
  太太笑道:“又吹牛!妈妈早上告诉我,岳父睡着以后,你又操了差不多1个多小时,妈妈说这次流出来的水跟上次差不多,骨头都差不多散了。妈妈的嘴巴也酸了,好在妈妈的后门够厉害,否则不知道你要搞到什么时候!”
--
  小姨子撒娇地说:“姐姐啊,我喜欢姐夫的大香蕉,你要让我经常回来才行哦!”
-
-  太太嗔怪地说:“还说啊?你什么时候回来我有意见啦?快来喝咖啡,别让我老公累着啦!”
-
-  太太啊,真是我的好太太。自从有一次,我与岳母做爱被太太发现以后,太太在经过了长达半年时间的思考,终于被我的真情所感动,不仅原谅了我的一切,而且更加爱我了。-
-
  我终于在小姨子的肛门里射了出来。小姨子满足地坐在沙发上,轻轻地品尝咖啡。我则赶紧去冲洗一番,太太可不喜欢我一身是汗的样子。
-
-  当我坐在两姐妹中间的时候,太太已经趴在我的腿上,将小弟弟含在口中。
--
  轻轻地抚摩着太太的头发,小姨子的乳房在我的眼前跳动。-

-  小姨子微微喘着气,将她的香舌喂到我的嘴中,我的手在她依然那么纤细的腰上抚摩,哦,我可爱的太太,我亲亲的小姨子!我的小弟弟又重新跳跃起来,从我太太的口中冲天而起。-

-  我把太太象8 字一样平放在沙发上,轻轻地舔她粉嫩的小逼。小姨子则从下面用嘴巴含住小弟弟,为我口交。太太越来越激动了,她把我压在下面,然后把小逼送到我的口边,不断地前后摇动。小姨子也转过身来,一下子跨坐在我的身上,将她的小逼对着冲天而起的小弟弟猛地坐了下来。我闭上眼睛,沉醉在这样的爱情之中。忽然太太一个劲地喘气,不再前后摇动。原来,我的小姨子在后边,一面上下套弄,一面用舌头在舔我太太的屁眼。
--
  太太的逼里已经汹涌澎湃了,小姨子站起来,把我太太扶到我的身上,让我太太的逼对着越来越大的小弟弟,轻轻地坐了下来。
-
-  房间里只有喘息的呻吟。-

-  哦,我知道,今天又将是一个激情的下午。
-
-  我经常感谢上苍,幸福如我,那是一种什么样快乐啊